慕轩财富服务热线
慕轩财富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
咨询热线:400 895 8989
电      话:021-6259 9760
传      真:021-6259 9611
邮      箱:mxwm@chmxwm.com

上海市长宁区:
江苏路398号舜元企业发展大厦A座19楼
上海市静安区:
南京西路1468号中欣大厦1102-1106室
上海市松江区:
乐都路251号乐都大厦7楼DE座
上海市金山区:
石化蒙山路939弄10号10层B区
 

收益研究您所在位置: 首页 > 行业资讯 > 收益研究

从阿里上市反观金融改革
作者:张春为    日期:2014-10-20

最近中国公司阿里巴巴成功登陆了纽交所,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,毕竟阿里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一笔IPO纪录,对一个中国企业实属不易。同时,我也认为这对中国金融体系以及中国广大投资者,这是一个悲哀。中国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老百姓现在也急需很好的投资产品,遗憾的是大多数中国投资者都没有办法买到阿里巴巴的股票,阿里巴巴还要不远万里到美国跨过制度、法律、语言的各种障碍寻求上市。

从中国金融体系角度来看,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?你可以说是美国金融体系或者美国金融市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,他们拥有非常有效的制度和规则,而中国在这一点上望尘莫及。美国金融市场有两个特点,其一是其筛选功能,将一些非常优秀的创业型企业从众多的企业里挑选出来交给投资者,筛选的能力很强;其二是市场监督的机制,不仅可以把企业甄选出来,而且还可以让企业选择适合它们需求的治理和管理体系,这既能够满足企业治理模式和融资需求,同时又能够保护好投资者。

众所周知,阿里巴巴起先想在香港上市,但香港联交所并没有同意,因为阿里有一套治理结构,比如说合伙人要主导董事会成员的提名权,这个其实在美国市场也存在一定风险,但是美国市场接受了阿里巴巴,因为美国相信在公司治理上它还是有其他的方法来保护投资者,例如它的法律制度的一些安排是能够更好地保护到它的投资者。相较于中国大陆甚至香港的金融市场,美国金融体系具备很大优势。这一问题就牵涉到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战略抉择问题,中国不光是阿里巴巴一家在境外上市,类似优质的企业现在已经有几家了,比如腾讯、京东等等,中国的老百姓不能够享有这些优秀企业成长中的投资机会。

在经济“新常态”下,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整个经济转型的过程中,会涌现出一批有中国特色的、引领世界潮流的创新型的企业,而这些企业今后到哪里融资,对这些企业中国的老百姓能不能投资,是中国金融体系改革亟需要关注的一点。如果在今后五到十年这些企业还是跑到美国去上市,这就不是一个悲哀的问题了,我觉得那会是一个耻辱,我相信这种压力肯定会要倒逼中国金融体系有更大更快的变革。目前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国下一步金融体系要怎么改?在我看来未来可能会有三种情景,而且这三种情景取决于国内的金融制度改革的战略选择。

第一种情景,大多数优秀的中国企业继续在美国上市,在中国投资者的压力下,中国的资本账户会有更大的开放,允许中国的投资者有更多的钱可以兑换成美元,到美国市场上进行投资。中国实体经济对外投融资巨大的需求正在倒逼资本账户的开放,最近几年中国央行也在推动资本账户下可兑换,我相信今后几年会有很快的进展。但如果在这个情景下,中国没有开发出能吸引自己企业的融资平台,中国的融资投资就只能通过美国市场(或其他国际市场)来运作,于是美国金融市场成为了中国这些新型创新型企业的投资银行,这个结果肯定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。更进一步,这存在两个问题,一是中国有很多投资者,资金在中国,同时还是中国企业需要融资,但是要到美国去才能做这件事情,交易成本就会非常高,这个肯定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。还有一些企业甚至国际化程度没有像阿里巴巴这么高,可能还走不到美国去,融资就很困难,这就是我们讲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二是汇率风险和国家风险,中国企业都在美国融资,而中国企业需要的都是人民币,中国投资者到美国投资,最后也还是需要人民币,这里就存在汇率风险的问题;这些企业的融资都是在与国内各种制度完全不同的国家进行,肯定也有各种各样的国家和政治风险。

最近中国公司阿里巴巴成功登陆了纽交所,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,毕竟阿里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一笔IPO纪录,对一个中国企业实属不易。同时,我也认为这对中国金融体系以及中国广大投资者,这是一个悲哀。中国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老百姓现在也急需很好的投资产品,遗憾的是大多数中国投资者都没有办法买到阿里巴巴的股票,阿里巴巴还要不远万里到美国跨过制度、法律、语言的各种障碍寻求上市。

从中国金融体系角度来看,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?你可以说是美国金融体系或者美国金融市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,他们拥有非常有效的制度和规则,而中国在这一点上望尘莫及。美国金融市场有两个特点,其一是其筛选功能,将一些非常优秀的创业型企业从众多的企业里挑选出来交给投资者,筛选的能力很强;其二是市场监督的机制,不仅可以把企业甄选出来,而且还可以让企业选择适合它们需求的治理和管理体系,这既能够满足企业治理模式和融资需求,同时又能够保护好投资者。

众所周知,阿里巴巴起先想在香港上市,但香港联交所并没有同意,因为阿里有一套治理结构,比如说合伙人要主导董事会成员的提名权,这个其实在美国市场也存在一定风险,但是美国市场接受了阿里巴巴,因为美国相信在公司治理上它还是有其他的方法来保护投资者,例如它的法律制度的一些安排是能够更好地保护到它的投资者。相较于中国大陆甚至香港的金融市场,美国金融体系具备很大优势。这一问题就牵涉到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战略抉择问题,中国不光是阿里巴巴一家在境外上市,类似优质的企业现在已经有几家了,比如腾讯、京东等等,中国的老百姓不能够享有这些优秀企业成长中的投资机会。

在经济“新常态”下,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整个经济转型的过程中,会涌现出一批有中国特色的、引领世界潮流的创新型的企业,而这些企业今后到哪里融资,对这些企业中国的老百姓能不能投资,是中国金融体系改革亟需要关注的一点。如果在今后五到十年这些企业还是跑到美国去上市,这就不是一个悲哀的问题了,我觉得那会是一个耻辱,我相信这种压力肯定会要倒逼中国金融体系有更大更快的变革。目前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国下一步金融体系要怎么改?在我看来未来可能会有三种情景,而且这三种情景取决于国内的金融制度改革的战略选择。

第一种情景,大多数优秀的中国企业继续在美国上市,在中国投资者的压力下,中国的资本账户会有更大的开放,允许中国的投资者有更多的钱可以兑换成美元,到美国市场上进行投资。中国实体经济对外投融资巨大的需求正在倒逼资本账户的开放,最近几年中国央行也在推动资本账户下可兑换,我相信今后几年会有很快的进展。但如果在这个情景下,中国没有开发出能吸引自己企业的融资平台,中国的融资投资就只能通过美国市场(或其他国际市场)来运作,于是美国金融市场成为了中国这些新型创新型企业的投资银行,这个结果肯定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。更进一步,这存在两个问题,一是中国有很多投资者,资金在中国,同时还是中国企业需要融资,但是要到美国去才能做这件事情,交易成本就会非常高,这个肯定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。还有一些企业甚至国际化程度没有像阿里巴巴这么高,可能还走不到美国去,融资就很困难,这就是我们讲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二是汇率风险和国家风险,中国企业都在美国融资,而中国企业需要的都是人民币,中国投资者到美国投资,最后也还是需要人民币,这里就存在汇率风险的问题;这些企业的融资都是在与国内各种制度完全不同的国家进行,肯定也有各种各样的国家和政治风险。

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为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撰写

微信扫一扫 加微信好友
(微信->发现->扫一扫)